“現在向銀行借錢確實比以前容易。”在廣州某茶葉市場做生意的郭老闆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在市場里,她經常可以看到很多銀行業務員上門來推銷貸款。“以前銀行要求很多,例如要提供營業執照時間、銀行流水、有效的資產證明等。”郭老闆告訴本報記者,現在貸款要簡單得多,提交資料更少,放款也更快速。額度一般可以到50萬,利率倒不一定有優惠,根據情況而定。
      今年4月和6月,為鼓勵金融機構提高配置到“三農”和小微企業等需要支持領域的貸款比例,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央行先後兩次實施了定向降準。
      兩次定向降準已過去數月,實際實施效果如何?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採訪時表示,有幾個數據可以反映效果。比如,6月末,小微企業貸款同比增長15.7%,比全部貸款增速高1.7個百分點。另外,6月末本外幣涉農貸款增長16.6%,比全部本外幣貸款增速高2.9個百分點。定向降準和最近出台的定向支持小微、“三農”的再貸款的作用應該部分體現在這些數字裡面。
      小微貸款成主打
      某大型商業銀行廣東分行的工作人員李俊(化名)告訴記者,該行有專項額度用於小微企業,“是要用足的,總行有考核”。今年該行貸款新增額度70%都給了小微企業。
      某大型國有銀行長沙支行的工作人員透露,該支行今年以來一直在做小微企業。原因是“政府融資平臺都停了,根本批不下來,只能大力推小微企業”。
      該工作人員透露,政府融資平臺要非常好的條件才有希望批,一般是報上去就會直接斃掉。當然,小微也不好批,有很多硬性條件需要達到。很多銀行都在搶奪優質的小微企業,所以營銷難度很大。
      廣東另一家農商行的工作人員葉林(化名)也表示,小微金融已成為該行的主打,今年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00多戶小微企業客戶。到目前為止,貸款餘額有近8億。該行還推出了新產品“微貸”,小微企業貸款100萬以下可以免抵押三天放款。
      目前葉林所在的農商行是在基準利率上上浮30%~45%。但具體要看貸款年限和方式。如果是優質客戶,可能僅上浮10%~30%。
      這是較低的利率,葉林表示,大部分銀行的利率都在基準利率上上浮60%~70%(按照現行基準利率6個月至1年貸款年利率6.15%來算,利率為9.8%)。但是儘管這樣,也比以前的成本要低,以前普遍的利率是10%。
      葉林對記者說,定向降準對村鎮銀行或中小金融機構是有效的,因為這些銀行本身資金規模較小,降準對資金的流動性影響很大。而且,這些銀行本身面對的群體就是中小企業。
      數據也反映出小微企業貸款的增加。截至今年4月末,小微企業貸款餘額13.78萬億元,同比增長15.9%,比同期大型和中型企業貸款增速分別高7個和2.2個百分點。
      貸款並不容易
      儘管銀行開始更重視小微企業,但這並不代表小微企業可以輕鬆貸到款。
      大部分銀行都採取針對某行業、某專業市場或某個交易所進行批量授信的方式,而在當前經濟下行的情況下,個別小微企業則未必容易貸款。
      “銀行不是做慈善,要權衡風險。”李俊說,銀行評估客戶有幾大要素,首先是看行業,其次是企業經營狀況,再就是擔保形式,是否大型客戶、上下游可鎖定還款來源等。
      部分小微企業自身管理不完善,實力不強,風險承受力不強,加之資金市場供求緊張,導致其貸款成本依舊較高。
      華夏銀行中小企業信貸部昆明分部總經理徐立向《第一財經日報》表示:“這和企業所處行業有關,銀行喜歡和衣食住行有關的行業;也和企業的實際控制人有關,比如是否有從業經歷;另外,本身的信用好不好非常重要。還要看經商能力,只有能夠持續做下去,銀行才會給予支持,並不是所有的小微企業都能獲得銀行的支持。”
      徐立承認,的確有一部分急需資金的小微企業達不到銀行貸款標準。這種情況下,當地政府會出台一些政策,給予其小額資金貸款。在此政策下,若企業出現違約,則由政府代償,或者銀行將獃賬核銷,並不會出現大的系統性風險。
      定向降準之辨
      6月9日,央行公佈的針對小微貸款定向降準的前提是:上年新增小微貸款占全部新增貸款比例超過50%,且上年末小微貸款餘額占全部貸款餘額比例超過30%。
      “道理上來說,小微企業貸款增長和定向降準兩者邏輯還是有一定關係,但並不完全是定向降準的原因。”談到定向降準的事實效果,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各家銀行因為存款利率上升較快,所以貸款也不能下降。什麼樣的企業貸款利率還能提高?當然是小微企業。很可能這種對貸款定價的嚴格要求促使金融機構增加對小微企業貸款。”
      連平認為,總體來說,利率市場化推進過程中,小微企業貸款的可獲得性還是提高的。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分析稱,定向降準的資金釋放規模力度並不算大,“據測算不超過2000億,第一次釋放資金約1500億,加上貨幣乘數則為4000多億。”但溫彬認為,4000億資金並不見得全部用於小微企業,只有第一次釋放的規模1500億基本用於小微企業。
      不久前,央行發佈2014年第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稱,定向降準主要發揮了信號和結構引導作用,通過建立促進信貸結構優化的正向激勵來加大對“三農”和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當前我國貨幣信貸存量較大,增速也保持在較高水平,不宜依靠大幅擴張總量來解決結構性問題。
      6月份將定向降準與對餘額比例指標和增量比例指標考核相結合,旨在對過去尤其是上一年“三農”、小微企業貸款投放比例較高的商業銀行給予鼓勵,未來還將定期對商業銀行實施考核,並根據考核結果對其準備金率進行動態調整。通過上述設置,建立正向激勵機制,引導商業銀行用好增量、盤活存量,這有利於在不大幅增加貸款總量的同時,使“三農”和小微企業獲得更多的信貸支持。
      馬駿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近期的定向降準是對過去特別是去年“三農”、小微企業貸款投放比例較高的商業銀行的一種正向激勵機制。央行將根據定向降準考核機制,定期對金融機構實施考核,根據是否達標對其差別準備金率進行動態調整。下一次考核擬於明年一季度進行,屆時將考察2014年的情況。
      而中國人民大學重陽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劉志勤認為,企業融資貴、融資難,是體製造成的。定向降準政策並不能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和融資貴的問題,“那是企業的機制問題”,企業的優勝劣汰應當由市場來選擇。“政府不要干預,由市場決定,企業有活力貸款不難,企業沒活力貸款難是正常現象。”(李德尚玉 藍之馨 張琳)  (原標題:定向降準走出中南海之後:優質小微成爭搶對象)
創作者介紹

大陸

th72thnow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